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故事大全 >战争故事 > 葛底斯堡大捷

葛底斯堡大捷

 林肯是共和党人,1847 年至 1849 年当选为众议员,他主张维护联邦统一,逐步废除奴隶制度。当选总统后,南方各州相继宣布脱离联邦,美国内战爆发。战争初期,他曾竭力设法与南方诸州妥协,遭拒绝后,在群众运动高涨和军事失利的形势下,1862 年开始采取革命措施,使战争成为群众性的革命斗争,保证了战争的胜利。葛底斯堡大捷即是南北战争中的一次重大战役。
    美国总统林肯在办公室召见志愿兵准将米德。林肯握了握米德的手,说:“您来了,好。经过认真考虑,我决定任命您为波托马克河军团司令。当然罗,也想听一听您的想法。”林肯示意米德坐下,米德却站得笔直,说:“尊敬的总统,我从内心感激您的器重。但是,您自然是知道的,我一直在波托马克军团司令麦克菜伦部下效力,现在要接替他的重任,恐怕……”    林肯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这位准将,听他说到这里,便轻轻一拍他的肩膀,说:“米德准将,你是好样的,我自然应当看重您。”林肯又示意让米德坐下,米德便坐到沙发上去,林肯却在他面前来回走了几步,而后用缓缓的语调说:“麦克莱伦司令,他,有一个作为重要将领决不应有的严重缺陷,那就是对南方叛军的恐惧心理。要和敌人作战,却畏惧敌人,这怎么行呢?你知道,去年他带领 10 万政府军,乘着汽船,沿波托马克河而下,本来是让他去拿下叛军的首都里士满,他却停滞不前。后来,他不是被南方扳军司令罗伯特·李击败了吗?只好撤退了吗?再后来,虽然在安提塔姆溪,麦克莱伦阻住了罗伯特·李的军队,但是,当罗伯特·李退却时,他又按兵不动,不去追击,白白把敌人给放跑了。……唉,这怎么还能当司令呢?畏敌而又纵敌的司令,我倘若再不撤换掉,迟早要误大事,我这个总统也就无法向国人交待了!”    林肯一路讲来,米德一直仰头聆听,不时点一点头。
    林肯在挨着米德的沙发上坐下,眼中显出亲切而信任的光泽,说:“你米德与麦克莱伦大不一样,是经常亲临第一线指挥的,不怕枪林弹雨,能身先士卒出生入死。只有这样的将领,才是我们今天需要的司令。”林肯把左手一抬,说:“怎么样?”    米德低下头,沉思片刻,而后一笑说:“我服从总统的命令。”    林肯站了起来,笑着说:“这样才好。米德,我告诉你,我即将下令征召 10 万人入伍。你的军队可以增加到 8 万人。其中包括宾夕法尼亚州 30 个民兵团和纽约州的 19 个团,也一并调到你的部下,由库奇将军指挥,协助你破敌。”    米德听了也高兴起来,脱口而出地说:“库奇将军是英勇善战的!”    林肯脸上也浮出笑意,说:“当然。我想,你们在一块是会多打胜仗的,……另外,请你放心,你们军团的武器、弹药,将是十分充足的,需要多少就供给多少,其他给养也将是十分充足的。你就用心狠狠地打吧!”    米德点点头,看林肯的话已说完,他便很严肃地向林肯行了一个军礼,告辞出来。
    米德是一个勇敢沉着而又富有心机的人,他接任了波托马克河军团司令后,便与库奇将军等人认真琢磨如何打破气势汹汹的南方叛军。
    南方叛军是维护奴隶主利益的军队,叫做“同盟军”,其司令是罗伯特·李。罗伯特·李有 10 万人马,250 门大炮。从南向北打过来,简直是势不可挡。罗伯特·李自以为无人可敌,一直向前,早把南方的首都里士满和为数甚少的守军远远抛在后面了。
    这一天,罗伯特·李听说林肯任命米德为波托马克军团司令,便呵呵大笑说:“什么米德,外加个什么库奇,都不过是一些小蚂蚁。麦克菜伦那只大黄蜂还不敢靠近我,这些小蚂蚁,只要一伸小指头,不就全给他碾个粉碎!”于是,纵令士兵四出抢掠,大吃大喝,人人以为战争已经临近最后胜利的时刻了。——其实,罗伯特·李的“同盟军”,在总人数上与政府的“联邦军”相比,还是大大处于劣势,只因为联邦军原先的司令指挥不善,才让南方叛军占了不少便宜。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