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字典资讯> 汉语词典的变迁:见证现代汉语规范发展的历史

汉语词典的变迁:见证现代汉语规范发展的历史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明确提出了以汉语言的规范为使命,并在语言规范上下了很大功夫,还特别提醒了大量不规范的语言现象,这是这部词典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辞书的特色。但是,对汉语言的规范却并非始自这部字典,纵观近百年来我国汉语辞书的发展和变迁,每部严肃的辞书进行的都是语言规范的工作。查阅一下《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典”的解释:1、被看作标准或规范的书籍;2、规范、法则。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词典其实都在确立语言规范。但是随着社会生活的变化,语言的规范也不断地在改变与分化,查阅不同的词典,我们能对此有更深的感受。借助《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的名字,我们恰好可以把汉语言规范的历史进程分为三个时期。

  “汉语”时期:确立白话文为汉语主流

  这个时期的辞书代表作是钱玄同、黎锦熙、赵元任等老一代语言学家参与编纂的《国音字典》和《国语词典》。

  我国最早冠以字典名称的辞书是《康熙字典》,然而它规范的是文言文,与真正的语文相距很远。上个世纪20年代新文学运动开始以后,白话文开始盛行,但却一直缺少真正的语文规范,连字词的读音问题都无法确定。于是当时兴起了“国语运动”,目的是谋求“国语统一”,“使天下语言一律”。这个“律”就是语言的标准。1913年“读音统一会”决定“国音”的标准是:以北京语音作基础,同时吸收方言的一些特点;分尖团,保留入声。这是一种南北混合的音,不能成为标准,自然无法推行。只能改弦更张。1924年“国语统一筹备会”决定完全采用北京语音作为标准音。这样才解决了辞书的注音问题。随后编出的《国语词典》、《国音字典》基本确立了白话文的主流地位,同时也为白话文提供了基本的语言规范。

  但是从这两本字典的对字词的释义来看,与现代汉语的规范,还有非常大的差别,比如“刀”字,1948年出版的《国音字典》的注释是:1、供切割斩削之利器;2、古钱币名,作刀形故称;3、小船。我们可以看到,2、3两个释义其实都是“刀”字在文言中的用法,在现代汉语中如果这样使用“刀”字,显然是不规范的。所以说,老一辈语言学家编就的这两部辞书,主要是确立了白话文的基本规范,而更符合时代精神和现代规范的辞书,要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后才出现。

  “现代”时期:引入新知识确立新规范

  1953年,《新华字典》正式出版,这是这个阶段最重要的一本辞书,也是我国影响最大的辞书之一。

  1949年以前,白话文已经确立了主流地位,特别是在苏区和解放区,白话文的应用更加广泛,但是已有的辞书文言色彩还是过于浓厚,已经不适合社会生活的需要,这时候,编写一本新的现代汉语词典显得迫在眉睫,这本辞书就是《新华字典》。

  《新华字典》由魏建功先生担任主编,采用的是一种前无古人的方式,曹先擢先生说:“《新华字典》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在它以前没有一部能称得上完全合格的现代汉语字典,在它以后的现代汉语字典,是沿着它开辟的道路而不断改进的。”

  《新华字典》的现代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在词书里引进新知识的内容;根据现代汉语来收词(字)、注音、释义。引进新知识的工作,以前的辞书也在做,主要是通过翻译国外辞书实现,而根据现代汉语来收词(字)、注音、释义,《新华字典》有开创之功,我们同样来看这个“刀”字的解释,《新华字典》里面的释义为:1、用来切、割、斩、削的工具;2、纸张的单位(数目不定)。与5年前出版的《国音字典》相比,《新华字典》抛弃了文言文的释义,增加了新的解释,更重要的,是确立了词条释义的白话文文风。从此,现代汉语的语言规范被固定了下来。

  “规范”时期:标准细化,精品迭出

  这一时期最具代表性的辞书是《现代汉语词典》;另外,从编者阵容和词典特色来看,《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可能会成为这个时期另一部具有代表性的辞书。

  《新华字典》的出版解决了汉语词典的现代化问题,但是汉语言本身还存在诸多不够规范和标准的地方,作为一部主要用于普及的小型词典,《新华字典》也没有完全确立各个方面的语言规范,于是国家有关部门先后制定了《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1955年)、《简化字总表》(1964年)等国家标准,其间又有《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的颁布与废止,直到1986年重新公布《简化字总表》,1988年颁布《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国家标准逐步完备。但即使如此,现在在语言文字的使用中还是有不少地方没有国家标准,有的语文现象甚至不可能制定统一的标准,这时候,辞书承担了更多的确立基本标准的任务。

  1955年,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通过决议,编纂一部现代汉语词典,这项工作由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承担,最后编出来的就是享誉海内外的《现代汉语词典》。这部中型辞书解决了诸多《新华字典》没有解决的问题,为语文生活提供了强有力的规范,成为语言文字方面的最权威标准,我们在语言文字方面遇到问题时,也总会想到找《现代汉语词典》来裁定。

  但即使如此,《现代汉语词典》仍然留下了不少的缺憾,或者说在汉语言规范方面,留下了一些空白。比如“干吗”这个词,可不可以写成“干嘛”,《现代汉语词典》就没有说明,再比如“哟”字,注音为yō,然而这个音在普通话里面根本不存在,我们日常也不这样读,这时候,显然需要更规范的界定。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可能能够提供这样的标准,这本词典里面特别指明“干吗”不要写作“干嘛”,在标准方面确实进了一步,同样的,“哟”字注为yāo,轻读时为you,这样自然就规范了许多。

  汉语的标准和规范还在不断地完善之中,而随着社会生活的变化,新的语言现象层出不穷,所有这些在辞书里面都有所反映,比如2002年《现代汉语词典》出版了增补本,2004年《新华字典》出版了修订第10版,现在我们又有了《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据专家介绍,一部词典的生命周期是很长的,但为了反映最新的语言现象,至少5-10年就要修订一次,我们有理由相信,还会有新版本的辞书继续为我们的语言确立更完善的标准。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