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字典资讯> 《康熙字典》与文字狱

《康熙字典》与文字狱

  《康熙字典》与文字狱 王锡侯改编遭遇杀身之祸

  1716年(康熙五十五年)1月13日,一本大部头的中国字典——《康熙字典》(见图)出版,直到今天,还是一本很多人在用的工具书。

  清朝的皇帝比较用功,康熙朝编《康熙字典》、《古今图书集成》,乾隆朝做《四库全书》,保存了很多重要的典籍。不过皇帝们也时时用一下钳制士人思想的密招——文字狱,但凡大部头的书,都会牵连那么一些士人因字获祸,《四库全书》有,《康熙字典》也有。乾隆朝,江西的举人王锡侯就是因为改编《康熙字典》,遭遇了杀身之祸。

  王锡侯,江西新昌县(今宜丰)棠浦镇沐溪村人,一生期望“学而优则仕”,虽然懂训诂、善诗文、会观天、通气象,但是科举之路却不是那么顺畅,38岁才中举人,之后就屡试不第,死活没有发达的运气,也就只好在家著书。因为善于考证字音字义,所以对《康熙字典》做了精深的研究,看多了,就发现问题了。《康熙字典》收字很多,但是他觉得,按照笔画查字,使用者总是会查到字却不能知其所有组词用法,而且字与字之间没有联系,像散落的珠子。于是他就想出“以义贯字”的方法,把读音或意义相同、相近的字,汇集到一处(比如“木”目,后面则列树木、木板、棺木、果木、木材、木料、伐木等相关类)编写出了一部名《字贯》的新字典。全书分天文、地理、人事、物类四大类,共四十卷。在友人的赞助下,《字贯》很快就出版了。

  但是王锡侯有一个仇家王泷南发现他在《字贯》一书的自序中,有说《康熙字典》“然而穿贯之难”一句,就抓住不放,上告江西巡抚海成说王锡侯这是在诋毁圣训,属于狂妄不法的行为,应该把他逮捕。海成赶忙上奏,乾隆帝看到奏折,认为确实是妄行著书立说。更要命的,乾隆在翻看《字贯》后发现,王锡侯竟然把康熙、雍正、乾隆的名讳直书,无所避讳(按照清朝的规定,凡是皇帝名号皆应减一笔或加一笔或以不书来避讳),这就属于“大逆不道,为从来未有之事”,那就“罪不容诛”了。其实王锡侯是在凡例中告诉人们应该怎样写避讳,偏偏自己列举时忘了避讳。

  当乾隆皇帝开口要重惩王锡候时,海成立即率官员兵丁驰奔棠浦沐溪将王家数十口一并拘捕,装进槛车,解押上就,对王家藏书,逐一翻阅,指出书中“悖逆狂妄之处”连并奏折,上呈乾隆。十二月,王锡候一门在京尽皆斩首,“被诛时情状甚惨”(《盐乘》),凡为王锡候产诗文写过序、唱过赞歌的一律予以制裁。对在办理《字贯》案件时,“漫不经心”或“不能检出悖逆重情”的官员都给予处分。乾隆认为,江西巡抚海成只将王锡候“仅革去举人审似,实大错谬”,判以斩刑。事后,将缴到王锡候七十九本著作,十七件手稿,已印好的二百六十一部《字贯》,各种书版二千一百七十四版,以及《明诗别裁》、《古学指南》九种五十二本藏书全部销毁,造成中国历史上一桩特大的文字冤案,王锡候也成了封建专制的牺牲品。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