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作文 > 体裁作文 > 叙事 > 谁说评语不疯狂- HOLD住给力四一班(38)

谁说评语不疯狂- HOLD住给力四一班(38)

  考完试,代表着放暑假了,再一次回到学校,就是散学典礼。

  可我,每年要在散学典礼的前几天奔赴学校,因为方哥给我们量身制定的抄评语“美差”可是年年都少不了我。

  又是一年的抄评语时间到来,我早早的从披挂整齐,冒着如火球般的烈日冲向了鼎太,烈日下的路程似乎比遥遥无期,灼热的气息让我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奔波到了学校,整整衣冠,我大踏步走进了四一班,抬头看到的,是正端坐在讲台上、却昏昏欲睡的方哥,和四个正在奋笔疾书的身影。

  我环顾了下同学们,冲到讲台上,要过几张写满评语的纸,也开始拼命的干活儿。

  方哥一手托着下巴,懒懒的靠在讲台上,不时的低头望一望我们,又不时的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哈欠连天,精神恍惚,神情憔悴,看上去非常的疲惫不堪。

  方哥看了我们一会儿,便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教室,身后留下几缕滚滚的烟尘,那些烟尘慢慢的伴随着方哥远去。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随后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又开始埋头奋笔疾书,满教室都是笔写在纸上所发出的哗啦啦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摩擦声,震耳欲聋。

  我看着自己手中的评语,一会儿瞄一眼印着评语的纸张,一会儿低下头来用力的对付着评语本上狭小的空格,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抄完了几个人评语,我唏嘘一声倒在了椅子上。

  赵梓同抱着一大堆本子和粉红色的纸张回到了班级,看到我生不如死的样子,他霸气凛然的瞥了我一眼,不肖一顾的说道:“神马?体力这么差!别装了,给我快点写!”我被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平常温顺的赵梓同,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凶狠?

  我浑身像被电了一下似的,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但立刻又开始努力的向着一大堆大同小异的评语进攻。

  赵梓同无事可做的坐在讲台上,威严的扫视着我们几个,那犀利的目光真可以跟董老师媲美,那严厉的眼神弄得我们都不敢抬头正视他。

  就他一个人无事可做,斜倚在讲台上,用手指轻微的敲击着那一大堆一大堆分开的通知,好像是他来接方老师的班。

  “真是的,好歹也要下来帮个忙啊……”孔德骏把笔一扔,看着赵梓同小声的抱怨起来,赵梓同突然换了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腰立刻挺得如青松一般的直,竖起耳朵倾听着声音的来源,吓得孔德骏立刻捡起笔埋头苦写。

  赵梓同看了一圈,觉得也无聊,也就离开了讲台。

  我看了一眼奋笔疾书的同学们,又看了一眼赵梓同,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太可气了,我千里迢迢到这里来,是为了抄评语,而不是臣服于赵梓同。

  我用力的将笔抓紧,恰巧这时,方哥走了进来,身后还是带着几缕滚滚的烟尘,跟着他的脚步飘飘荡荡。

  方哥瞪了一眼赵梓同,将一大堆通知单发到他的手上,叽里咕噜七上八下的乱说了一阵什么东西之后,用力的拍了拍赵梓同的脑袋,又“率领”着几缕滚滚的烟尘消失了。

  无奈,赵梓同仰天长叹,只好坐到徐乐晴的后面,颤颤巍巍的也抄了起来。

  那时,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不是不报,时日未到。

  时间在飞快的流淌着,我们的汗水默默的滴落在教室里,震耳欲聋的写字声充斥着四一班,一行行歪歪扭扭的字迹飞快的从我们的笔下诞生,着实让我们自己都大吃一惊。

  当徐乐晴扔掉了笔,从椅子上一跃而起的时候,我们大吃一惊,但立刻又以更加飞快的速度对付着评语。

  刚开始写,我努力修饰着每一个一笔一划,自己对自己的认真非常满意;写了一会儿,我开始丧失了耐心,无奈的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笔,看着还算顺眼;写到了最后,我的字简直就像蟑螂爬的一样,连我自己都觉得惨不忍睹。

  总算写完后,我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窗外的太阳依然明亮,可四一班抄评语的同学,却个个头昏眼花、眼冒金星、六神无主。

  也不知期间方哥带领着那几率烟尘来来回回的进出了多少回,只记得我恢复神智,弄清现状后已经五点多了。

  我们几个人走路还颤颤巍巍,但最终是趔趔趄趄的分别了。

  直到现在,一提起抄评语,我总会自然的卧倒在地,霎时间脑袋一片空白,六神无主。

  谁说抄评语不疯狂,下学期你来试试。

  抄评语,可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美差”啊。

最新更新
精品分类

| 钓鱼诈骗举报 | 垃圾广告投诉中心 | 版权问题投诉 | 虐待信息举报中心 | 色情低俗举报中心 | 网站反馈平台 |

大作文网举报投诉方式:电话:0592-5393020 邮箱:tousu@yisanwu.com QQ与微信同步:49461802
(接受色情、低俗、侵权、虐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的投诉)

大作文网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180269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