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作文 > 高中作文 > 高二作文 > 梦断京城

梦断京城

总希望是一场梦,醒来后可以忘掉,可真等醒来,却怎么也忘不掉。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靠着水泥栏杆坐在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一角。作为一个乡村的中学生,他没有“久经沙场”的打工族的那种狡黠。默默地看着他们与雇主讨价还价,很容易使人想起家乡集镇上的牲口市场,而他则像一头被人遗忘的牛犊,期待着主人的收留。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黑黑的脸旁上满是汗珠,手里拿了跟冰棍。

“你——找活儿?”他说着吮了一下冰棍儿。

“嗯!”他咽了口唾沫。

“建筑活干吗?我今天不小心扎了脚,没法上工,头儿让我出来找俩人。”他说着脱掉鞋子,抬起脚,只见那红肿的脚掌上赫然有个二分硬币大、血肉模糊的窟窿。

“疼吗?”他禁不住问。

“没什么”

“活重不重?”

“不重,你比我还高呢,准行!”

“一天多少钱?”

“除去两块钱的伙食费,净挣十块。”

他终于动心了:“咱们走吧。”

中午,骄阳似火,简易的工棚早已被烤透,闷热得像馒头的蒸笼。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只被煎炒的鱼虾,听着四周传来的鼾声,心中更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刚来工地时他的工作是码砖,直到手上的水泡一个个烂掉,手掌肿得再也握不住砖夹时,又被调去干架子工,在九层楼高的空中系保险网。后来又让他去除墙,坚硬的混凝土震裂了旧日的伤口,水泡又接二连三地涌出,旧伤添新痛,无奈,他只好接受工头的“照顾”,去推土。自尊心极强的他觉得好累——身累,心更累…

“嗨!都起来了,嗨!”是工头在吼。工头腼着肚子走进了工棚,肥胖的身子敏捷地扑到了床铺前,挥起厚厚的手掌拍打着小工们,小工们揉揉眼,打着哈欠,喧闹中夹杂着低声的谩骂声。

他默默地提起锹,扣上安全帽,向工地走去。两点半钟的太阳在恶毒地放着利箭,工地上是地地道道的“热火朝天”。他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刚推完一车土,汗水便泉涌般流出,渐渐地有点支撑不住。突然,他的手腕一软,满满的一车土“哗啦的一声倒进槽内”,泥水溅了工头一身。他慌了神,赶紧道歉。工头破口大骂。#你怎么骂人?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他反驳地说。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他咆哮着。

“我,我…”“怎么?不服呀?”他舞着拳头。

幸亏几个好心的小工拉住了工头,他才免遭毒打。“滚,你给我滚”他暴跳如雷地吼着。

当天晚上,他孤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干了半个月的建筑工地,露宿街头。饥饿时时袭来,他这才发觉京城的夏夜好凉,好凉…

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他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望着那只因贫嘴而失去飞行能力的蚊子在地上挣扎,他忽然想起了家,有人说,人在最困苦、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家。

来京城前的夜晚,漆黑的院落中,他父亲那忽明忽暗的烟头;他苦苦哀求到坚决弃学打工的呼叫;他母亲那饱含泪水揪心的眼神,那捧着路费颤动的双手…这一切都展现在他眼前。#难道我就这样身无分文地回去见爹娘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蚊子仍在挣扎。

不!决不!他撑起身,猛然发现掌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为之一震。再看那蚊子,已经模糊了。血!他心中顿时一道亮光。

经过一番询问,他终于来到“北京血液中心”。

他拦住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怯怯地问道:“同志,请问外地人能献血吗?”“能,但必须有身份证。”“有的。”他急急的答道。

“但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八点再来吧。”

难熬的夜又来了。灯光把他瘦瘦的身影拽得老长,奔波了一天的他,这时才感到饥饿极了——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忽然他发现前面灯光下有几块别人吃剩下的西瓜,不禁一阵窃喜,顾不得周围的行人,便扑过去,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

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血液中心,登记、体检后,便坐在一旁等候结果。他激动地望着四周,又一次品味着昨晚那个甜美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并用献血得来的钱为母亲买了许多好吃的……

结果是血质不合格,又一个梦破灭了。他只好摇摇身子走出了大门。大街上人群欢笑,车辆如流,外面的世界依然精彩,只是这世界仿佛离他太远了。

“呵,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他痛苦地喃喃着。

几天后,他终于结束了他上京城打工的梦,通过逃票,离开京城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家。到家的第二天,他顾不上多日的奔波劳累,依然背起书包总希望是一场梦,醒来后可以忘掉,可真等醒来,却怎么也忘不掉。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靠着水泥栏杆坐在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一角。作为一个乡村的中学生,他没有“久经沙场”的打工族的那种狡黠。默默地看着他们与雇主讨价还价,很容易使人想起家乡集镇上的牲口市场,而他则像一头被人遗忘的牛犊,期待着主人的收留。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黑黑的脸旁上满是汗珠,手里拿了跟冰棍。

“你——找活儿?”他说着吮了一下冰棍儿。

“嗯!”他咽了口唾沫。

“建筑活干吗?我今天不小心扎了脚,没法上工,头儿让我出来找俩人。”他说着脱掉鞋子,抬起脚,只见那红肿的脚掌上赫然有个二分硬币大、血肉模糊的窟窿。

“疼吗?”他禁不住问。

“没什么”

“活重不重?”

“不重,你比我还高呢,准行!”

“一天多少钱?”

“除去两块钱的伙食费,净挣十块。”

他终于动心了:“咱们走吧。”

中午,骄阳似火,简易的工棚早已被烤透,闷热得像馒头的蒸笼。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只被煎炒的鱼虾,听着四周传来的鼾声,心中更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刚来工地时他的工作是码砖,直到手上的水泡一个个烂掉,手掌肿得再也握不住砖夹时,又被调去干架子工,在九层楼高的空中系保险网。后来又让他去除墙,坚硬的混凝土震裂了旧日的伤口,水泡又接二连三地涌出,旧伤添新痛,无奈,他只好接受工头的“照顾”,去推土。自尊心极强的他觉得好累——身累,心更累…

“嗨!都起来了,嗨!”是工头在吼。工头腼着肚子走进了工棚,肥胖的身子敏捷地扑到了床铺前,挥起厚厚的手掌拍打着小工们,小工们揉揉眼,打着哈欠,喧闹中夹杂着低声的谩骂声。

他默默地提起锹,扣上安全帽,向工地走去。两点半钟的太阳在恶毒地放着利箭,工地上是地地道道的“热火朝天”。他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刚推完一车土,汗水便泉涌般流出,渐渐地有点支撑不住。突然,他的手腕一软,满满的一车土“哗啦的一声倒进槽内”,泥水溅了工头一身。他慌了神,赶紧道歉。工头破口大骂。#你怎么骂人?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他反驳地说。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他咆哮着。

“我,我…”“怎么?不服呀?”他舞着拳头。

幸亏几个好心的小工拉住了工头,他才免遭毒打。“滚,你给我滚”他暴跳如雷地吼着。

当天晚上,他孤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干了半个月的建筑工地,露宿街头。饥饿时时袭来,他这才发觉京城的夏夜好凉,好凉…

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他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望着那只因贫嘴而失去飞行能力的蚊子在地上挣扎,他忽然想起了家,有人说,人在最困苦、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家。

来京城前的夜晚,漆黑的院落中,他父亲那忽明忽暗的烟头;他苦苦哀求到坚决弃学打工的呼叫;他母亲那饱含泪水揪心的眼神,那捧着路费颤动的双手…这一切都展现在他眼前。#难道我就这样身无分文地回去见爹娘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蚊子仍在挣扎。

不!决不!他撑起身,猛然发现掌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为之一震。再看那蚊子,已经模糊了。血!他心中顿时一道亮光。

经过一番询问,他终于来到“北京血液中心”。

他拦住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怯怯地问道:“同志,请问外地人能献血吗?”“能,但必须有身份证。”“有的。”他急急的答道。

“但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八点再来吧。”

难熬的夜又来了。灯光把他瘦瘦的身影拽得老长,奔波了一天的他,这时才感到饥饿极了——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忽然他发现前面灯光下有几块别人吃剩下的西瓜,不禁一阵窃喜,顾不得周围的行人,便扑过去,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

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血液中心,登记、体检后,便坐在一旁等候结果。他激动地望着四周,又一次品味着昨晚那个甜美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并用献血得来的钱为母亲买了许多好吃的……

结果是血质不合格,又一个梦破灭了。他只好摇摇身子走出了大门。大街上人群欢笑,车辆如流,外面的世界依然精彩,只是这世界仿佛离他太远了。

“呵,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他痛苦地喃喃着。

几天后,他终于结束了他上京城打工的梦,通过逃票,离开京城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家。到家的第二天,他顾不上多日的奔波劳累,依然背起书包总希望是一场梦,醒来后可以忘掉,可真等醒来,却怎么也忘不掉。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靠着水泥栏杆坐在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一角。作为一个乡村的中学生,他没有“久经沙场”的打工族的那种狡黠。默默地看着他们与雇主讨价还价,很容易使人想起家乡集镇上的牲口市场,而他则像一头被人遗忘的牛犊,期待着主人的收留。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黑黑的脸旁上满是汗珠,手里拿了跟冰棍。

“你——找活儿?”他说着吮了一下冰棍儿。

“嗯!”他咽了口唾沫。

“建筑活干吗?我今天不小心扎了脚,没法上工,头儿让我出来找俩人。”他说着脱掉鞋子,抬起脚,只见那红肿的脚掌上赫然有个二分硬币大、血肉模糊的窟窿。

“疼吗?”他禁不住问。

“没什么”

“活重不重?”

“不重,你比我还高呢,准行!”

“一天多少钱?”

“除去两块钱的伙食费,净挣十块。”

他终于动心了:“咱们走吧。”

中午,骄阳似火,简易的工棚早已被烤透,闷热得像馒头的蒸笼。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只被煎炒的鱼虾,听着四周传来的鼾声,心中更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刚来工地时他的工作是码砖,直到手上的水泡一个个烂掉,手掌肿得再也握不住砖夹时,又被调去干架子工,在九层楼高的空中系保险网。后来又让他去除墙,坚硬的混凝土震裂了旧日的伤口,水泡又接二连三地涌出,旧伤添新痛,无奈,他只好接受工头的“照顾”,去推土。自尊心极强的他觉得好累——身累,心更累…

“嗨!都起来了,嗨!”是工头在吼。工头腼着肚子走进了工棚,肥胖的身子敏捷地扑到了床铺前,挥起厚厚的手掌拍打着小工们,小工们揉揉眼,打着哈欠,喧闹中夹杂着低声的谩骂声。

他默默地提起锹,扣上安全帽,向工地走去。两点半钟的太阳在恶毒地放着利箭,工地上是地地道道的“热火朝天”。他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刚推完一车土,汗水便泉涌般流出,渐渐地有点支撑不住。突然,他的手腕一软,满满的一车土“哗啦的一声倒进槽内”,泥水溅了工头一身。他慌了神,赶紧道歉。工头破口大骂。#你怎么骂人?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他反驳地说。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他咆哮着。

“我,我…”“怎么?不服呀?”他舞着拳头。

幸亏几个好心的小工拉住了工头,他才免遭毒打。“滚,你给我滚”他暴跳如雷地吼着。

当天晚上,他孤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干了半个月的建筑工地,露宿街头。饥饿时时袭来,他这才发觉京城的夏夜好凉,好凉…

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他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望着那只因贫嘴而失去飞行能力的蚊子在地上挣扎,他忽然想起了家,有人说,人在最困苦、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家。

来京城前的夜晚,漆黑的院落中,他父亲那忽明忽暗的烟头;他苦苦哀求到坚决弃学打工的呼叫;他母亲那饱含泪水揪心的眼神,那捧着路费颤动的双手…这一切都展现在他眼前。#难道我就这样身无分文地回去见爹娘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蚊子仍在挣扎。

不!决不!他撑起身,猛然发现掌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为之一震。再看那蚊子,已经模糊了。血!他心中顿时一道亮光。

经过一番询问,他终于来到“北京血液中心”。

他拦住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怯怯地问道:“同志,请问外地人能献血吗?”“能,但必须有身份证。”“有的。”他急急的答道。

“但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八点再来吧。”

难熬的夜又来了。灯光把他瘦瘦的身影拽得老长,奔波了一天的他,这时才感到饥饿极了——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忽然他发现前面灯光下有几块别人吃剩下的西瓜,不禁一阵窃喜,顾不得周围的行人,便扑过去,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

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血液中心,登记、体检后,便坐在一旁等候结果。他激动地望着四周,又一次品味着昨晚那个甜美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并用献血得来的钱为母亲买了许多好吃的……

结果是血质不合格,又一个梦破灭了。他只好摇摇身子走出了大门。大街上人群欢笑,车辆如流,外面的世界依然精彩,只是这世界仿佛离他太远了。

“呵,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他痛苦地喃喃着。

几天后,他终于结束了他上京城打工的梦,通过逃票,离开京城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家。到家的第二天,他顾不上多日的奔波劳累,依然背起书包总希望是一场梦,醒来后可以忘掉,可真等醒来,却怎么也忘不掉。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靠着水泥栏杆坐在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一角。作为一个乡村的中学生,他没有“久经沙场”的打工族的那种狡黠。默默地看着他们与雇主讨价还价,很容易使人想起家乡集镇上的牲口市场,而他则像一头被人遗忘的牛犊,期待着主人的收留。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黑黑的脸旁上满是汗珠,手里拿了跟冰棍。

“你——找活儿?”他说着吮了一下冰棍儿。

“嗯!”他咽了口唾沫。

“建筑活干吗?我今天不小心扎了脚,没法上工,头儿让我出来找俩人。”他说着脱掉鞋子,抬起脚,只见那红肿的脚掌上赫然有个二分硬币大、血肉模糊的窟窿。

“疼吗?”他禁不住问。

“没什么”

“活重不重?”

“不重,你比我还高呢,准行!”

“一天多少钱?”

“除去两块钱的伙食费,净挣十块。”

他终于动心了:“咱们走吧。”

中午,骄阳似火,简易的工棚早已被烤透,闷热得像馒头的蒸笼。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只被煎炒的鱼虾,听着四周传来的鼾声,心中更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刚来工地时他的工作是码砖,直到手上的水泡一个个烂掉,手掌肿得再也握不住砖夹时,又被调去干架子工,在九层楼高的空中系保险网。后来又让他去除墙,坚硬的混凝土震裂了旧日的伤口,水泡又接二连三地涌出,旧伤添新痛,无奈,他只好接受工头的“照顾”,去推土。自尊心极强的他觉得好累——身累,心更累…

“嗨!都起来了,嗨!”是工头在吼。工头腼着肚子走进了工棚,肥胖的身子敏捷地扑到了床铺前,挥起厚厚的手掌拍打着小工们,小工们揉揉眼,打着哈欠,喧闹中夹杂着低声的谩骂声。

他默默地提起锹,扣上安全帽,向工地走去。两点半钟的太阳在恶毒地放着利箭,工地上是地地道道的“热火朝天”。他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刚推完一车土,汗水便泉涌般流出,渐渐地有点支撑不住。突然,他的手腕一软,满满的一车土“哗啦的一声倒进槽内”,泥水溅了工头一身。他慌了神,赶紧道歉。工头破口大骂。#你怎么骂人?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他反驳地说。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他咆哮着。

“我,我…”“怎么?不服呀?”他舞着拳头。

幸亏几个好心的小工拉住了工头,他才免遭毒打。“滚,你给我滚”他暴跳如雷地吼着。

当天晚上,他孤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干了半个月的建筑工地,露宿街头。饥饿时时袭来,他这才发觉京城的夏夜好凉,好凉…

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他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望着那只因贫嘴而失去飞行能力的蚊子在地上挣扎,他忽然想起了家,有人说,人在最困苦、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家。

来京城前的夜晚,漆黑的院落中,他父亲那忽明忽暗的烟头;他苦苦哀求到坚决弃学打工的呼叫;他母亲那饱含泪水揪心的眼神,那捧着路费颤动的双手…这一切都展现在他眼前。#难道我就这样身无分文地回去见爹娘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蚊子仍在挣扎。

不!决不!他撑起身,猛然发现掌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为之一震。再看那蚊子,已经模糊了。血!他心中顿时一道亮光。

经过一番询问,他终于来到“北京血液中心”。

他拦住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怯怯地问道:“同志,请问外地人能献血吗?”“能,但必须有身份证。”“有的。”他急急的答道。

“但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八点再来吧。”

难熬的夜又来了。灯光把他瘦瘦的身影拽得老长,奔波了一天的他,这时才感到饥饿极了——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忽然他发现前面灯光下有几块别人吃剩下的西瓜,不禁一阵窃喜,顾不得周围的行人,便扑过去,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

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血液中心,登记、体检后,便坐在一旁等候结果。他激动地望着四周,又一次品味着昨晚那个甜美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并用献血得来的钱为母亲买了许多好吃的……

结果是血质不合格,又一个梦破灭了。他只好摇摇身子走出了大门。大街上人群欢笑,车辆如流,外面的世界依然精彩,只是这世界仿佛离他太远了。

“呵,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他痛苦地喃喃着。

几天后,他终于结束了他上京城打工的梦,通过逃票,离开京城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家。到家的第二天,他顾不上多日的奔波劳累,依然背起书包总希望是一场梦,醒来后可以忘掉,可真等醒来,却怎么也忘不掉。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靠着水泥栏杆坐在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一角。作为一个乡村的中学生,他没有“久经沙场”的打工族的那种狡黠。默默地看着他们与雇主讨价还价,很容易使人想起家乡集镇上的牲口市场,而他则像一头被人遗忘的牛犊,期待着主人的收留。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黑黑的脸旁上满是汗珠,手里拿了跟冰棍。

“你——找活儿?”他说着吮了一下冰棍儿。

“嗯!”他咽了口唾沫。

“建筑活干吗?我今天不小心扎了脚,没法上工,头儿让我出来找俩人。”他说着脱掉鞋子,抬起脚,只见那红肿的脚掌上赫然有个二分硬币大、血肉模糊的窟窿。

“疼吗?”他禁不住问。

“没什么”

“活重不重?”

“不重,你比我还高呢,准行!”

“一天多少钱?”

“除去两块钱的伙食费,净挣十块。”

他终于动心了:“咱们走吧。”

中午,骄阳似火,简易的工棚早已被烤透,闷热得像馒头的蒸笼。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只被煎炒的鱼虾,听着四周传来的鼾声,心中更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刚来工地时他的工作是码砖,直到手上的水泡一个个烂掉,手掌肿得再也握不住砖夹时,又被调去干架子工,在九层楼高的空中系保险网。后来又让他去除墙,坚硬的混凝土震裂了旧日的伤口,水泡又接二连三地涌出,旧伤添新痛,无奈,他只好接受工头的“照顾”,去推土。自尊心极强的他觉得好累——身累,心更累…

“嗨!都起来了,嗨!”是工头在吼。工头腼着肚子走进了工棚,肥胖的身子敏捷地扑到了床铺前,挥起厚厚的手掌拍打着小工们,小工们揉揉眼,打着哈欠,喧闹中夹杂着低声的谩骂声。

他默默地提起锹,扣上安全帽,向工地走去。两点半钟的太阳在恶毒地放着利箭,工地上是地地道道的“热火朝天”。他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刚推完一车土,汗水便泉涌般流出,渐渐地有点支撑不住。突然,他的手腕一软,满满的一车土“哗啦的一声倒进槽内”,泥水溅了工头一身。他慌了神,赶紧道歉。工头破口大骂。#你怎么骂人?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他反驳地说。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他咆哮着。

“我,我…”“怎么?不服呀?”他舞着拳头。

幸亏几个好心的小工拉住了工头,他才免遭毒打。“滚,你给我滚”他暴跳如雷地吼着。

当天晚上,他孤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干了半个月的建筑工地,露宿街头。饥饿时时袭来,他这才发觉京城的夏夜好凉,好凉…

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他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望着那只因贫嘴而失去飞行能力的蚊子在地上挣扎,他忽然想起了家,有人说,人在最困苦、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家。

来京城前的夜晚,漆黑的院落中,他父亲那忽明忽暗的烟头;他苦苦哀求到坚决弃学打工的呼叫;他母亲那饱含泪水揪心的眼神,那捧着路费颤动的双手…这一切都展现在他眼前。#难道我就这样身无分文地回去见爹娘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蚊子仍在挣扎。

不!决不!他撑起身,猛然发现掌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为之一震。再看那蚊子,已经模糊了。血!他心中顿时一道亮光。

经过一番询问,他终于来到“北京血液中心”。

他拦住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怯怯地问道:“同志,请问外地人能献血吗?”“能,但必须有身份证。”“有的。”他急急的答道。

“但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八点再来吧。”

难熬的夜又来了。灯光把他瘦瘦的身影拽得老长,奔波了一天的他,这时才感到饥饿极了——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忽然他发现前面灯光下有几块别人吃剩下的西瓜,不禁一阵窃喜,顾不得周围的行人,便扑过去,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

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血液中心,登记、体检后,便坐在一旁等候结果。他激动地望着四周,又一次品味着昨晚那个甜美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并用献血得来的钱为母亲买了许多好吃的……

结果是血质不合格,又一个梦破灭了。他只好摇摇身子走出了大门。大街上人群欢笑,车辆如流,外面的世界依然精彩,只是这世界仿佛离他太远了。

“呵,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他痛苦地喃喃着。

几天后,他终于结束了他上京城打工的梦,通过逃票,离开京城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家。到家的第二天,他顾不上多日的奔波劳累,依然背起书包总希望是一场梦,醒来后可以忘掉,可真等醒来,却怎么也忘不掉。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靠着水泥栏杆坐在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一角。作为一个乡村的中学生,他没有“久经沙场”的打工族的那种狡黠。默默地看着他们与雇主讨价还价,很容易使人想起家乡集镇上的牲口市场,而他则像一头被人遗忘的牛犊,期待着主人的收留。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黑黑的脸旁上满是汗珠,手里拿了跟冰棍。

“你——找活儿?”他说着吮了一下冰棍儿。

“嗯!”他咽了口唾沫。

“建筑活干吗?我今天不小心扎了脚,没法上工,头儿让我出来找俩人。”他说着脱掉鞋子,抬起脚,只见那红肿的脚掌上赫然有个二分硬币大、血肉模糊的窟窿。

“疼吗?”他禁不住问。

“没什么”

“活重不重?”

“不重,你比我还高呢,准行!”

“一天多少钱?”

“除去两块钱的伙食费,净挣十块。”

他终于动心了:“咱们走吧。”

中午,骄阳似火,简易的工棚早已被烤透,闷热得像馒头的蒸笼。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只被煎炒的鱼虾,听着四周传来的鼾声,心中更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刚来工地时他的工作是码砖,直到手上的水泡一个个烂掉,手掌肿得再也握不住砖夹时,又被调去干架子工,在九层楼高的空中系保险网。后来又让他去除墙,坚硬的混凝土震裂了旧日的伤口,水泡又接二连三地涌出,旧伤添新痛,无奈,他只好接受工头的“照顾”,去推土。自尊心极强的他觉得好累——身累,心更累…

“嗨!都起来了,嗨!”是工头在吼。工头腼着肚子走进了工棚,肥胖的身子敏捷地扑到了床铺前,挥起厚厚的手掌拍打着小工们,小工们揉揉眼,打着哈欠,喧闹中夹杂着低声的谩骂声。

他默默地提起锹,扣上安全帽,向工地走去。两点半钟的太阳在恶毒地放着利箭,工地上是地地道道的“热火朝天”。他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刚推完一车土,汗水便泉涌般流出,渐渐地有点支撑不住。突然,他的手腕一软,满满的一车土“哗啦的一声倒进槽内”,泥水溅了工头一身。他慌了神,赶紧道歉。工头破口大骂。#你怎么骂人?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他反驳地说。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他咆哮着。

“我,我…”“怎么?不服呀?”他舞着拳头。

幸亏几个好心的小工拉住了工头,他才免遭毒打。“滚,你给我滚”他暴跳如雷地吼着。

当天晚上,他孤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干了半个月的建筑工地,露宿街头。饥饿时时袭来,他这才发觉京城的夏夜好凉,好凉…

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他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望着那只因贫嘴而失去飞行能力的蚊子在地上挣扎,他忽然想起了家,有人说,人在最困苦、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家。

来京城前的夜晚,漆黑的院落中,他父亲那忽明忽暗的烟头;他苦苦哀求到坚决弃学打工的呼叫;他母亲那饱含泪水揪心的眼神,那捧着路费颤动的双手…这一切都展现在他眼前。#难道我就这样身无分文地回去见爹娘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蚊子仍在挣扎。

不!决不!他撑起身,猛然发现掌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为之一震。再看那蚊子,已经模糊了。血!他心中顿时一道亮光。

经过一番询问,他终于来到“北京血液中心”。

他拦住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怯怯地问道:“同志,请问外地人能献血吗?”“能,但必须有身份证。”“有的。”他急急的答道。

“但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八点再来吧。”

难熬的夜又来了。灯光把他瘦瘦的身影拽得老长,奔波了一天的他,这时才感到饥饿极了——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忽然他发现前面灯光下有几块别人吃剩下的西瓜,不禁一阵窃喜,顾不得周围的行人,便扑过去,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

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血液中心,登记、体检后,便坐在一旁等候结果。他激动地望着四周,又一次品味着昨晚那个甜美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并用献血得来的钱为母亲买了许多好吃的……

结果是血质不合格,又一个梦破灭了。他只好摇摇身子走出了大门。大街上人群欢笑,车辆如流,外面的世界依然精彩,只是这世界仿佛离他太远了。

“呵,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他痛苦地喃喃着。

几天后,他终于结束了他上京城打工的梦,通过逃票,离开京城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家。到家的第二天,他顾不上多日的奔波劳累,依然背起书包总希望是一场梦,醒来后可以忘掉,可真等醒来,却怎么也忘不掉。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靠着水泥栏杆坐在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一角。作为一个乡村的中学生,他没有“久经沙场”的打工族的那种狡黠。默默地看着他们与雇主讨价还价,很容易使人想起家乡集镇上的牲口市场,而他则像一头被人遗忘的牛犊,期待着主人的收留。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黑黑的脸旁上满是汗珠,手里拿了跟冰棍。

“你——找活儿?”他说着吮了一下冰棍儿。

“嗯!”他咽了口唾沫。

“建筑活干吗?我今天不小心扎了脚,没法上工,头儿让我出来找俩人。”他说着脱掉鞋子,抬起脚,只见那红肿的脚掌上赫然有个二分硬币大、血肉模糊的窟窿。

“疼吗?”他禁不住问。

“没什么”

“活重不重?”

“不重,你比我还高呢,准行!”

“一天多少钱?”

“除去两块钱的伙食费,净挣十块。”

他终于动心了:“咱们走吧。”

中午,骄阳似火,简易的工棚早已被烤透,闷热得像馒头的蒸笼。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只被煎炒的鱼虾,听着四周传来的鼾声,心中更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刚来工地时他的工作是码砖,直到手上的水泡一个个烂掉,手掌肿得再也握不住砖夹时,又被调去干架子工,在九层楼高的空中系保险网。后来又让他去除墙,坚硬的混凝土震裂了旧日的伤口,水泡又接二连三地涌出,旧伤添新痛,无奈,他只好接受工头的“照顾”,去推土。自尊心极强的他觉得好累——身累,心更累…

“嗨!都起来了,嗨!”是工头在吼。工头腼着肚子走进了工棚,肥胖的身子敏捷地扑到了床铺前,挥起厚厚的手掌拍打着小工们,小工们揉揉眼,打着哈欠,喧闹中夹杂着低声的谩骂声。

他默默地提起锹,扣上安全帽,向工地走去。两点半钟的太阳在恶毒地放着利箭,工地上是地地道道的“热火朝天”。他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刚推完一车土,汗水便泉涌般流出,渐渐地有点支撑不住。突然,他的手腕一软,满满的一车土“哗啦的一声倒进槽内”,泥水溅了工头一身。他慌了神,赶紧道歉。工头破口大骂。#你怎么骂人?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他反驳地说。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他咆哮着。

“我,我…”“怎么?不服呀?”他舞着拳头。

幸亏几个好心的小工拉住了工头,他才免遭毒打。“滚,你给我滚”他暴跳如雷地吼着。

当天晚上,他孤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干了半个月的建筑工地,露宿街头。饥饿时时袭来,他这才发觉京城的夏夜好凉,好凉…

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他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望着那只因贫嘴而失去飞行能力的蚊子在地上挣扎,他忽然想起了家,有人说,人在最困苦、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家。

来京城前的夜晚,漆黑的院落中,他父亲那忽明忽暗的烟头;他苦苦哀求到坚决弃学打工的呼叫;他母亲那饱含泪水揪心的眼神,那捧着路费颤动的双手…这一切都展现在他眼前。#难道我就这样身无分文地回去见爹娘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蚊子仍在挣扎。

不!决不!他撑起身,猛然发现掌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为之一震。再看那蚊子,已经模糊了。血!他心中顿时一道亮光。

经过一番询问,他终于来到“北京血液中心”。

他拦住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怯怯地问道:“同志,请问外地人能献血吗?”“能,但必须有身份证。”“有的。”他急急的答道。

“但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八点再来吧。”

难熬的夜又来了。灯光把他瘦瘦的身影拽得老长,奔波了一天的他,这时才感到饥饿极了——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忽然他发现前面灯光下有几块别人吃剩下的西瓜,不禁一阵窃喜,顾不得周围的行人,便扑过去,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

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血液中心,登记、体检后,便坐在一旁等候结果。他激动地望着四周,又一次品味着昨晚那个甜美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并用献血得来的钱为母亲买了许多好吃的……

结果是血质不合格,又一个梦破灭了。他只好摇摇身子走出了大门。大街上人群欢笑,车辆如流,外面的世界依然精彩,只是这世界仿佛离他太远了。

“呵,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他痛苦地喃喃着。

几天后,他终于结束了他上京城打工的梦,通过逃票,离开京城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家。到家的第二天,他顾不上多日的奔波劳累,依然背起书包。

标签: 京城

最新更新
精品分类

大作文网举报投诉方式:电话: 邮箱:
(接受色情、低俗、侵权、虐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的投诉)

大作文网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180269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