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作文 > 高中作文 > 高一作文 > 此生,须臾即不朽

此生,须臾即不朽

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

可堪君须臾一念。铸了盛唐千年。

——题记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仗剑去长安。执觞笑饮对青山,就映了盛唐一千年。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他说得意须尽欢,一醉累月轻王侯。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焚诗出长安。且探幽燕走江南,就绘了盛唐半世颜。

拍手长歌不停盏,千金散尽曲中还。朝如青丝莫等闲,骨中侠气成一篇。他说安能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他五岁能诵六甲,十岁便观百家,十五岁能赋相如,剑术自通达。他的一生,就如一场烂漫到了极致的烟火,以不可阻挡的态势凌霄而绽,开出令人惊艳的花。而后从容谢幕,仅留一抹艳光令后人欣赏。

仗剑挑尽人间冷暖的,是他。

失意书进酒,杯酒窥天下的,是他。

纸扇墨客回眸之间,随口唐诗传千年的,仍是他。

李白,他以一份莫之夭閼的态势在历史的史册中熠熠生辉。古往今来他的此生被无数人以艳羡的姿态评说。他们说,五千年的起起落落,大唐盛世的顶端分了两边,一边是贞观开元,一边即是那个微醺的孤傲背影。他永远负手而立面向月亮,随手舞剑,剑气啸成了诗:举杯对月,绣口吐出了半个盛唐。

然,所有人都只看到了那站在顶端的孤傲人影。君可知,即使是天才,纵他天性洒脱,放荡不羁。却也有高处不胜寒的无奈,旁人无法体味的悲哀。他的一生曲折,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是沉沦还是孤身奋战的抉择。一念之间,许是天堂,许是地狱,不过是须臾而已。佛语曾有云:“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也许时至今日,我们应当庆幸,他的每一次“一念之间”都没有走错:应当庆幸,他留给我们的,仍旧是那个清瘦的背影,仍旧是那些浪漫的文字,仍是,半个盛世大唐。

,纵观李白一生。

他十七隐居,二十二离开故乡,与生俱来的孤傲与灵气是他无与伦比的资本:出蜀道游华夏,夜宿金陵访古刹。那时的李白,纵情山水,隐居山林,一身清逸之气仿若谪仙,至情至性到了及至。

而后他初入长安,结交权归。那些醉卧花柳,王侯同杯的日子让他对于这般大唐盛世有了不同的认识。须臾间,他徒生一念。他知,无论国家有多么丰饶,民风是多么的开放,真正主导着国家的命运的,永远是上层统治者。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那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要实现自己为黎民苍生造福的愿望,要成为巅峰之地的能臣,上层,是最终目的地。

于是赋诗,成为引玉的石块,那精心雕琢而成的旖旎景象却并未有丝毫失色。一纸《大猎赋》献于玄宗博得青睐,更有玉真公主与贺知章鼎力相助。他如愿进入政治领域,期冀大展宏图,造福为民。纵只是一个小小的翰林,但“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这般君王倚重的荣耀,仍是刺痛了活在阴暗处的人的眼。

都说太浪漫的人无法适应官场之中的尔虞我诈,而李白那一身永远不懂得收敛的高傲更加成为他的致命伤。他冷眼看着长安城的喧嚣繁华,犀利的目光透过浮华的表面,看到了被层层华裳包裹住的危机。宦官横行,外戚骄蛮,这一切就想是不起眼的白蚁,虽然渺小,但是却无时无刻不在腐蚀着这庞大的帝国,总有一天使之轰然塌陷,毁于一旦。他想对玄宗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也对。对于一个听不进建议的君王,又有何可说的呢?

他开始厌倦御用文人的生活,一念闪过,在他的心头生了根,以植物的姿态蔓延——想要离开这个污浊,肮脏的官场。他开始终日醉酒,不应皇召。

赋诗,成为情绪宣泄的出口,脱去精心雕琢的霓裳,寒光闪闪如同破空的利剑。他说“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他还说“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他毫不在意的,肆无忌惮的抒发这对于权贵的不满,对于纸醉金迷的不屑。终,他厌倦了这糜烂的生活,纵是力士脱靴,贵妃研墨又如何?去意已决。他上书请辞。一向倚重于他的玄宗竟也毫无挽留,赐金放还。

当他再一次站在繁华如昔此生,须臾即不朽

高一13班 王晗

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

可堪君须臾一念。铸了盛唐千年。

——题记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仗剑去长安。执觞笑饮对青山,就映了盛唐一千年。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他说得意须尽欢,一醉累月轻王侯。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焚诗出长安。且探幽燕走江南,就绘了盛唐半世颜。

拍手长歌不停盏,千金散尽曲中还。朝如青丝莫等闲,骨中侠气成一篇。他说安能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他五岁能诵六甲,十岁便观百家,十五岁能赋相如,剑术自通达。他的一生,就如一场烂漫到了极致的烟火,以不可阻挡的态势凌霄而绽,开出令人惊艳的花。而后从容谢幕,仅留一抹艳光令后人欣赏。

仗剑挑尽人间冷暖的,是他。

失意书进酒,杯酒窥天下的,是他。

纸扇墨客回眸之间,随口唐诗传千年的,仍是他。

李白,他以一份莫之夭閼的态势在历史的史册中熠熠生辉。古往今来他的此生被无数人以艳羡的姿态评说。他们说,五千年的起起落落,大唐盛世的顶端分了两边,一边是贞观开元,一边即是那个微醺的孤傲背影。他永远负手而立面向月亮,随手舞剑,剑气啸成了诗:举杯对月,绣口吐出了半个盛唐。

然,所有人都只看到了那站在顶端的孤傲人影。君可知,即使是天才,纵他天性洒脱,放荡不羁。却也有高处不胜寒的无奈,旁人无法体味的悲哀。他的一生曲折,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是沉沦还是孤身奋战的抉择。一念之间,许是天堂,许是地狱,不过是须臾而已。佛语曾有云:“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也许时至今日,我们应当庆幸,他的每一次“一念之间”都没有走错:应当庆幸,他留给我们的,仍旧是那个清瘦的背影,仍旧是那些浪漫的文字,仍是,半个盛世大唐。

,纵观李白一生。

他十七隐居,二十二离开故乡,与生俱来的孤傲与灵气是他无与伦比的资本:出蜀道游华夏,夜宿金陵访古刹。那时的李白,纵情山水,隐居山林,一身清逸之气仿若谪仙,至情至性到了及至。

而后他初入长安,结交权归。那些醉卧花柳,王侯同杯的日子让他对于这般大唐盛世有了不同的认识。须臾间,他徒生一念。他知,无论国家有多么丰饶,民风是多么的开放,真正主导着国家的命运的,永远是上层统治者。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那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要实现自己为黎民苍生造福的愿望,要成为巅峰之地的能臣,上层,是最终目的地。

于是赋诗,成为引玉的石块,那精心雕琢而成的旖旎景象却并未有丝毫失色。一纸《大猎赋》献于玄宗博得青睐,更有玉真公主与贺知章鼎力相助。他如愿进入政治领域,期冀大展宏图,造福为民。纵只是一个小小的翰林,但“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这般君王倚重的荣耀,仍是刺痛了活在阴暗处的人的眼。

都说太浪漫的人无法适应官场之中的尔虞我诈,而李白那一身永远不懂得收敛的高傲更加成为他的致命伤。他冷眼看着长安城的喧嚣繁华,犀利的目光透过浮华的表面,看到了被层层华裳包裹住的危机。宦官横行,外戚骄蛮,这一切就想是不起眼的白蚁,虽然渺小,但是却无时无刻不在腐蚀着这庞大的帝国,总有一天使之轰然塌陷,毁于一旦。他想对玄宗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也对。对于一个听不进建议的君王,又有何可说的呢?

他开始厌倦御用文人的生活,一念闪过,在他的心头生了根,以植物的姿态蔓延——想要离开这个污浊,肮脏的官场。他开始终日醉酒,不应皇召。

赋诗,成为情绪宣泄的出口,脱去精心雕琢的霓裳,寒光闪闪如同破空的利剑。他说“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他还说“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他毫不在意的,肆无忌惮的抒发这对于权贵的不满,对于纸醉金迷的不屑。终,他厌倦了这糜烂的生活,纵是力士脱靴,贵妃研墨又如何?去意已决。他上书请辞。一向倚重于他的玄宗竟也毫无挽留,赐金放还。

当他再一次站在繁华如昔此生,须臾即不朽

高一13班 王晗

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

可堪君须臾一念。铸了盛唐千年。

——题记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仗剑去长安。执觞笑饮对青山,就映了盛唐一千年。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他说得意须尽欢,一醉累月轻王侯。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焚诗出长安。且探幽燕走江南,就绘了盛唐半世颜。

拍手长歌不停盏,千金散尽曲中还。朝如青丝莫等闲,骨中侠气成一篇。他说安能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他五岁能诵六甲,十岁便观百家,十五岁能赋相如,剑术自通达。他的一生,就如一场烂漫到了极致的烟火,以不可阻挡的态势凌霄而绽,开出令人惊艳的花。而后从容谢幕,仅留一抹艳光令后人欣赏。

仗剑挑尽人间冷暖的,是他。

失意书进酒,杯酒窥天下的,是他。

纸扇墨客回眸之间,随口唐诗传千年的,仍是他。

李白,他以一份莫之夭閼的态势在历史的史册中熠熠生辉。古往今来他的此生被无数人以艳羡的姿态评说。他们说,五千年的起起落落,大唐盛世的顶端分了两边,一边是贞观开元,一边即是那个微醺的孤傲背影。他永远负手而立面向月亮,随手舞剑,剑气啸成了诗:举杯对月,绣口吐出了半个盛唐。

然,所有人都只看到了那站在顶端的孤傲人影。君可知,即使是天才,纵他天性洒脱,放荡不羁。却也有高处不胜寒的无奈,旁人无法体味的悲哀。他的一生曲折,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是沉沦还是孤身奋战的抉择。一念之间,许是天堂,许是地狱,不过是须臾而已。佛语曾有云:“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也许时至今日,我们应当庆幸,他的每一次“一念之间”都没有走错:应当庆幸,他留给我们的,仍旧是那个清瘦的背影,仍旧是那些浪漫的文字,仍是,半个盛世大唐。

,纵观李白一生。

他十七隐居,二十二离开故乡,与生俱来的孤傲与灵气是他无与伦比的资本:出蜀道游华夏,夜宿金陵访古刹。那时的李白,纵情山水,隐居山林,一身清逸之气仿若谪仙,至情至性到了及至。

而后他初入长安,结交权归。那些醉卧花柳,王侯同杯的日子让他对于这般大唐盛世有了不同的认识。须臾间,他徒生一念。他知,无论国家有多么丰饶,民风是多么的开放,真正主导着国家的命运的,永远是上层统治者。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那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要实现自己为黎民苍生造福的愿望,要成为巅峰之地的能臣,上层,是最终目的地。

于是赋诗,成为引玉的石块,那精心雕琢而成的旖旎景象却并未有丝毫失色。一纸《大猎赋》献于玄宗博得青睐,更有玉真公主与贺知章鼎力相助。他如愿进入政治领域,期冀大展宏图,造福为民。纵只是一个小小的翰林,但“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这般君王倚重的荣耀,仍是刺痛了活在阴暗处的人的眼。

都说太浪漫的人无法适应官场之中的尔虞我诈,而李白那一身永远不懂得收敛的高傲更加成为他的致命伤。他冷眼看着长安城的喧嚣繁华,犀利的目光透过浮华的表面,看到了被层层华裳包裹住的危机。宦官横行,外戚骄蛮,这一切就想是不起眼的白蚁,虽然渺小,但是却无时无刻不在腐蚀着这庞大的帝国,总有一天使之轰然塌陷,毁于一旦。他想对玄宗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也对。对于一个听不进建议的君王,又有何可说的呢?

他开始厌倦御用文人的生活,一念闪过,在他的心头生了根,以植物的姿态蔓延——想要离开这个污浊,肮脏的官场。他开始终日醉酒,不应皇召。

赋诗,成为情绪宣泄的出口,脱去精心雕琢的霓裳,寒光闪闪如同破空的利剑。他说“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他还说“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他毫不在意的,肆无忌惮的抒发这对于权贵的不满,对于纸醉金迷的不屑。终,他厌倦了这糜烂的生活,纵是力士脱靴,贵妃研墨又如何?去意已决。他上书请辞。一向倚重于他的玄宗竟也毫无挽留,赐金放还。

当他再一次站在繁华如昔此生,须臾即不朽

高一13班 王晗

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

可堪君须臾一念。铸了盛唐千年。

——题记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仗剑去长安。执觞笑饮对青山,就映了盛唐一千年。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他说得意须尽欢,一醉累月轻王侯。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焚诗出长安。且探幽燕走江南,就绘了盛唐半世颜。

拍手长歌不停盏,千金散尽曲中还。朝如青丝莫等闲,骨中侠气成一篇。他说安能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他五岁能诵六甲,十岁便观百家,十五岁能赋相如,剑术自通达。他的一生,就如一场烂漫到了极致的烟火,以不可阻挡的态势凌霄而绽,开出令人惊艳的花。而后从容谢幕,仅留一抹艳光令后人欣赏。

仗剑挑尽人间冷暖的,是他。

失意书进酒,杯酒窥天下的,是他。

纸扇墨客回眸之间,随口唐诗传千年的,仍是他。

李白,他以一份莫之夭閼的态势在历史的史册中熠熠生辉。古往今来他的此生被无数人以艳羡的姿态评说。他们说,五千年的起起落落,大唐盛世的顶端分了两边,一边是贞观开元,一边即是那个微醺的孤傲背影。他永远负手而立面向月亮,随手舞剑,剑气啸成了诗:举杯对月,绣口吐出了半个盛唐。

然,所有人都只看到了那站在顶端的孤傲人影。君可知,即使是天才,纵他天性洒脱,放荡不羁。却也有高处不胜寒的无奈,旁人无法体味的悲哀。他的一生曲折,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是沉沦还是孤身奋战的抉择。一念之间,许是天堂,许是地狱,不过是须臾而已。佛语曾有云:“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也许时至今日,我们应当庆幸,他的每一次“一念之间”都没有走错:应当庆幸,他留给我们的,仍旧是那个清瘦的背影,仍旧是那些浪漫的文字,仍是,半个盛世大唐。

,纵观李白一生。

他十七隐居,二十二离开故乡,与生俱来的孤傲与灵气是他无与伦比的资本:出蜀道游华夏,夜宿金陵访古刹。那时的李白,纵情山水,隐居山林,一身清逸之气仿若谪仙,至情至性到了及至。

而后他初入长安,结交权归。那些醉卧花柳,王侯同杯的日子让他对于这般大唐盛世有了不同的认识。须臾间,他徒生一念。他知,无论国家有多么丰饶,民风是多么的开放,真正主导着国家的命运的,永远是上层统治者。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那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要实现自己为黎民苍生造福的愿望,要成为巅峰之地的能臣,上层,是最终目的地。

于是赋诗,成为引玉的石块,那精心雕琢而成的旖旎景象却并未有丝毫失色。一纸《大猎赋》献于玄宗博得青睐,更有玉真公主与贺知章鼎力相助。他如愿进入政治领域,期冀大展宏图,造福为民。纵只是一个小小的翰林,但“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这般君王倚重的荣耀,仍是刺痛了活在阴暗处的人的眼。

都说太浪漫的人无法适应官场之中的尔虞我诈,而李白那一身永远不懂得收敛的高傲更加成为他的致命伤。他冷眼看着长安城的喧嚣繁华,犀利的目光透过浮华的表面,看到了被层层华裳包裹住的危机。宦官横行,外戚骄蛮,这一切就想是不起眼的白蚁,虽然渺小,但是却无时无刻不在腐蚀着这庞大的帝国,总有一天使之轰然塌陷,毁于一旦。他想对玄宗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也对。对于一个听不进建议的君王,又有何可说的呢?

他开始厌倦御用文人的生活,一念闪过,在他的心头生了根,以植物的姿态蔓延——想要离开这个污浊,肮脏的官场。他开始终日醉酒,不应皇召。

赋诗,成为情绪宣泄的出口,脱去精心雕琢的霓裳,寒光闪闪如同破空的利剑。他说“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他还说“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他毫不在意的,肆无忌惮的抒发这对于权贵的不满,对于纸醉金迷的不屑。终,他厌倦了这糜烂的生活,纵是力士脱靴,贵妃研墨又如何?去意已决。他上书请辞。一向倚重于他的玄宗竟也毫无挽留,赐金放还。

当他再一次站在繁华如昔此生,须臾即不朽

高一13班 王晗

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

可堪君须臾一念。铸了盛唐千年。

——题记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仗剑去长安。执觞笑饮对青山,就映了盛唐一千年。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他说得意须尽欢,一醉累月轻王侯。

那年,他一袭白衫鎏金鞍,焚诗出长安。且探幽燕走江南,就绘了盛唐半世颜。

拍手长歌不停盏,千金散尽曲中还。朝如青丝莫等闲,骨中侠气成一篇。他说安能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他五岁能诵六甲,十岁便观百家,十五岁能赋相如,剑术自通达。他的一生,就如一场烂漫到了极致的烟火,以不可阻挡的态势凌霄而绽,开出令人惊艳的花。而后从容谢幕,仅留一抹艳光令后人欣赏。

仗剑挑尽人间冷暖的,是他。

失意书进酒,杯酒窥天下的,是他。

纸扇墨客回眸之间,随口唐诗传千年的,仍是他。

李白,他以一份莫之夭閼的态势在历史的史册中熠熠生辉。古往今来他的此生被无数人以艳羡的姿态评说。他们说,五千年的起起落落,大唐盛世的顶端分了两边,一边是贞观开元,一边即是那个微醺的孤傲背影。他永远负手而立面向月亮,随手舞剑,剑气啸成了诗:举杯对月,绣口吐出了半个盛唐。

然,所有人都只看到了那站在顶端的孤傲人影。君可知,即使是天才,纵他天性洒脱,放荡不羁。却也有高处不胜寒的无奈,旁人无法体味的悲哀。他的一生曲折,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是沉沦还是孤身奋战的抉择。一念之间,许是天堂,许是地狱,不过是须臾而已。佛语曾有云:“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也许时至今日,我们应当庆幸,他的每一次“一念之间”都没有走错:应当庆幸,他留给我们的,仍旧是那个清瘦的背影,仍旧是那些浪漫的文字,仍是,半个盛世大唐。

,纵观李白一生。

他十七隐居,二十二离开故乡,与生俱来的孤傲与灵气是他无与伦比的资本:出蜀道游华夏,夜宿金陵访古刹。那时的李白,纵情山水,隐居山林,一身清逸之气仿若谪仙,至情至性到了及至。

而后他初入长安,结交权归。那些醉卧花柳,王侯同杯的日子让他对于这般大唐盛世有了不同的认识。须臾间,他徒生一念。他知,无论国家有多么丰饶,民风是多么的开放,真正主导着国家的命运的,永远是上层统治者。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那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要实现自己为黎民苍生造福的愿望,要成为巅峰之地的能臣,上层,是最终目的地。

于是赋诗,成为引玉的石块,那精心雕琢而成的旖旎景象却并未有丝毫失色。一纸《大猎赋》献于玄宗博得青睐,更有玉真公主与贺知章鼎力相助。他如愿进入政治领域,期冀大展宏图,造福为民。纵只是一个小小的翰林,但“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这般君王倚重的荣耀,仍是刺痛了活在阴暗处的人的眼。

都说太浪漫的人无法适应官场之中的尔虞我诈,而李白那一身永远不懂得收敛的高傲更加成为他的致命伤。他冷眼看着长安城的喧嚣繁华,犀利的目光透过浮华的表面,看到了被层层华裳包裹住的危机。宦官横行,外戚骄蛮,这一切就想是不起眼的白蚁,虽然渺小,但是却无时无刻不在腐蚀着这庞大的帝国,总有一天使之轰然塌陷,毁于一旦。他想对玄宗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也对。对于一个听不进建议的君王,又有何可说的呢?

他开始厌倦御用文人的生活,一念闪过,在他的心头生了根,以植物的姿态蔓延——想要离开这个污浊,肮脏的官场。他开始终日醉酒,不应皇召。

赋诗,成为情绪宣泄的出口,脱去精心雕琢的霓裳,寒光闪闪如同破空的利剑。他说“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他还说“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他毫不在意的,肆无忌惮的抒发这对于权贵的不满,对于纸醉金迷的不屑。终,他厌倦了这糜烂的生活,纵是力士脱靴,贵妃研墨又如何?去意已决。他上书请辞。一向倚重于他的玄宗竟也毫无挽留,赐金放还。

当他再一次站在繁华如昔此生,须臾即不朽。

标签: 此生 须臾 不朽

最新更新
精品分类

大作文网举报投诉方式:电话: 邮箱:
(接受色情、低俗、侵权、虐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的投诉)

大作文网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闽ICP备180269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