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故事大全 >儿童小说 > 奥立弗?特威斯特的童年(英国)

奥立弗?特威斯特的童年(英国)

                            奥立弗的出身地

    一天,奥立弗·特威斯特——就是我们本书要谈的小男孩——降生在了一个小镇的济贫院里。
    当时除了济贫院里的一个老太婆和一位教区来的医生在场外,再也没有旁人了。他们也没帮上什么忙。奥立弗依靠了自己的一番奋斗、挣扎,落地后终于大哭一声,哭声之响亮证实了他的健康,同时也向济贫院的人们宣告:
该教区又增添了一个新的包袱。
    一个面无血色,非常年轻的女子,用极微弱的声音,含含糊糊地吐出了几个字:“让我看看孩子再死吧。”
    医生把婴儿放到她怀里,只见她激动地亲吻着孩子的前额,然后睁圆了大眼向四周看了一下,全身发抖,向后一仰就死了。
    老太婆过去把孩子抱了起来。
    医生走出房门前,在床边停了下来并说:“这女人长得真不错,她是哪儿来的?”
    “昨天晚上有人把她送来的,”老太婆答道。“听说她躺在大街上。可能走了不少路,因为鞋子都走破了。不过她是从哪儿来,上哪儿去,没人知道。”
    “大概又是那种事,”医生说道,“她连结婚戒指也没有。”医生摇摇头叹了口气,“唉!再见。”他出去吃晚饭了。
    老太婆坐下开始给孩子穿上衣服。
    从奥立弗这个例子可以说明,一个人的衣服有多么大的作用。当他被裹在一条毯子里时,谁能看出他是贵族的后代,还是乞丐的儿子。可是他一旦穿上了济贫院里旧得都变黄了的白布衫后,他的身份马上就定了。从此,他就是一个被教区收容的孩子、济贫院的孤儿、注定要被众人所歧视而又无人怜悯的人。
    奥立弗大声地哭叫,要是他知道自己是个孤儿,连自己的生命都要靠济贫院的专员对他发的慈悲来维持,那恐怕他会哭喊得更加起劲的。


                            奥立弗的成长

    接下来的十来个月里,奥立弗是用奶瓶喂大。济贫院按规定把这个新生孤儿的情况向教区当作了汇报。教区当局煞有介事地询问济贫院,眼下在他们院里是否收留了可以抚养奥立弗的妇女。济贫院很恭敬有礼地回答说没有。因此教区当局充满爱心地决定将奥立弗寄托出去,也就是说把奥立弗送到大约三英里外的一个济贫院的分院去,在那里还有二三十个小小孩,整天在地板上摸爬滚打,无需为他们吃得过饱或穿衣过多劳神。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看在每周每个小孩可领取到七个半便士的份上才接受了这份差事。七个半便士可以买很多、很多的东西,一个孩子根本吃不完。肚子填得太多,反而会难受的。这位上了年纪的女人办事相当精明、老练,她懂得怎样对孩子有利,当然更懂得怎样对自己有利。于是她把每周的大部分生活费都拨到自己的名下使用,留给那些正在成长的孤儿们的钱当然也就所剩无几了。
    她喂养的孩子都是靠毫无营养的食物在维持生命,加上常常又会发生这样的事:孩子因饥饿和寒冷病倒,或因照顾不精心掉进了火里,或莫名其妙地被闷得半死。可怜的孩子不管是由于哪种情况,十有八九是会被另一个世界召去同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从未见过面的亲人相聚。
    有时,当哪一个不幸的孤儿发生了特别引人注意的事故时,教区的居民就会愤怒激昂地提出质问。即使这样也绝对难不倒教区的干事和医生,因为尸体要由教区的医生进行解剖,其结果总是证明孩子的肚里什么也没有(这倒是不假,确有其事),教区的干事可以根据当局的需要发誓。另外,董事会定期地去济贫院分院视察,每次总是提前派人去通知。因此当董事们到达时,孩子们个个抬掇得整齐清洁,让人还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呢!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