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故事大全 >战争故事 > 色当之战

色当之战

  四分五裂的德意志各邦中,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的战争,到 1866 年 6月 17 日萨多瓦战役后,便可以说是以奥地利的失败而“剧终”了。
    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正打算乘胜向维也纳进军,普鲁士首相奥托·冯·伸斯麦却对国王说:“我们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虽然动了武,但我们同属德意志;我们固然要统一德国,然而真正的势不两立之敌不在内部,而是法国;况且,我们德意志还有南方的巴伐利亚、巴登、符登堡、黑森一达姆斯达特没有统一起来,如果再轻燃战火,就可能给法国以可乘之机。”    威廉一世点点头,问:“首相看应怎么办呢?”    俾斯麦说:“我认为,我们必须在法国还没有来得及对奥地利采取外交行动,施加其影响之前,迅速结束对奥地利的战争。这样,我们就可以腾出兵力来,占领法国的亚尔萨斯和洛林……”    普鲁士国王连声说“有理”,一抬手说:“首相不必再多作解释了,我随即下令停止向维尔纳进攻。”    再说此时法国的君王是拿破仑三世,即路易·波拿巴,他作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不希望看到东邻德意志成为一个强大而统一的国家,因此,一直推行阻碍德国统一的政策。他控制着德国南部四邦,并想夺取莱茵河西岸的土地。路易·波拿巴曾在国会上说:“我们是不会允许德意志统一的,德意志应当划为三块,永远不得统一。”在奥地利战败后,实际上普鲁士已经崛起,对法国非常不利,法国政客梯也尔在萨多瓦战役后哀叹道:“奥地利的失败,意味着法国四百年来遭到的最大灾难,从此,失去了一张阻止德国统一的王牌”。
    法皇拿破仑三世赶在普鲁士和奥地利举行和议之前,命令法国驻德国柏林的大使向普鲁士传递信息。法国大使约见了普鲁士首相俾斯麦,说:“首相阁下,我奉吾皇之命,特来向您传达我国的友好意图,即:贵国如果同意我国领土的东北部分能有所扩展的话……”    俾斯麦是一个主张实行“铁血政策”的凶诈之徒,早已料到法国大使此次的打算,这时,便把长着浓密上髭的嘴唇一动,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扩展——到什么地方?”    法国大使说:“按吾皇指示,那是要扩展到莱茵河西岸。”    俾斯麦眼珠一转,“唔”了一声。
    大使说:“只要这样,我们就对普鲁士在德意志境内的领土兼并不表示异者。我们就是友好邻邦了。”    俾斯麦把头一昂,说:“啊,这当然是一种美妙的设想。然而,如此重大的事情,倘若只有口头的承诺,恐怕彼此都会感到未必十分恰当。大使先生,您是否可以将此意图用文字叙述一下,即形成书面照会呢?”    大使以为俾斯麦竟然要同意了,便答应向拿破仑三世请示,好正式向德国发出照会。
    时隔不久,法国大使带着照会,再次约见俾斯麦,大使把照会交给俾斯麦,俾斯麦一看,说:“统一德意志是我们德国人自己的事,与你们法国有什么相干?至于贵国要把领土扩展到莱茵河西岸,这种想法恐怕太危险一些了。”俾斯麦说罢,望着法国大使冷冷一笑。法国大使颇为惊愕,但又不便收回照会。
    俾斯麦抓住这个机会,向新闻界披露了法国的无理要求,使法国在外交上大大地丢了一次脸。
    拿破仑三世虽然也自知不是俾斯麦的对手,但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又让驻德大使向俾斯麦提出法国吞并比利时和卢森堡的设想。俾斯麦回答法国大使说:“比利时的独立,是得到包括你们法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保证的。
你们既已保证比利时独立,为什么又想吞并它?难道你们的‘独立’就是‘吞并’的同义词吗?你们去问问那些保证比利时独立的欧洲国家。看他们会不会同意你们去吞并。至于卢森堡嘛,它与我们北德意志同盟的密切关系,是人们都知道的,怎么你们法国不知道?试问,你们愿意把与你们关系密切的国家让别人吞并冯?总而言之,我们普鲁上反对贵国吞并这两个国家的打算。
热点推荐